一代花王筱翠花

一代花王筱翠花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8 22:59    浏览量: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一代花王筱翠花

  许姬传(1900-1990),字闻武,号思潜,客籍浙江,生于姑苏。幼受家庭熏陶,8岁随外祖父徐致靖读书,教学经史诗文以外,还教弈棋、吹笛、唱昆曲、读小说。1919年到天津,在直隶省银行当文书。对京剧发生稠密乐趣,经常向京胡圣手陈彦衡进修谭(鑫培)派声腔,并交友京剧界人士王瑶卿、杨宝忠、言菊朋等。持久任中国剧协和梅兰芳剧团秘书。并努力于文物鉴赏和珍藏,工书法,亦擅楹联。

  曾被唐大郎(云旌)誉为花王的筱翠花——于连泉同庚兄(我和于连泉、马富禄都是前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1900年生),于1981年4月16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大会堂举行悲悼会骨灰安放典礼。八百余人加入了悲悼会,喜连成第一科老艺人侯喜瑞以九十高龄亲临吊奠,其次老艺人李洪春八十四岁,我这八二白叟名列第三。

  筱派艺术,撷取旦角各派之长,承继、缔造、成长成为近代旦角艺术影响最大的门户。

  筱翠花之《战宛城》

  我曾观摩他和杨小楼合演的《战宛城》,与余叔岩、马连良合演的《坐楼杀惜》,与王长林合演的《小放牛》,与梅、尚、程、荀合演的《樊江关》等等,以及他本人创作的若干剧目,他的细腻熨贴,富有糊口气味的现实主义表演法例,在观众中留下深刻印象,从吊挂着的很多挽词中,能够看出对他的纪念,现摘录如下:

  八十四岁的词人、鉴赏珍藏家、余派老生张伯驹亲笔撰写的挽联:

  观去多欢场,畅怀如对忘忧草;

  演来少喜剧,捧腹应无浅笑花。

  张君秋是于门门生,他的挽词:

  曾向于派问业,村姑放牛鸿鸾禧;

  永怀花王神韵,坐楼杀惜打樱桃。

 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、杨派武生朱家溍挽联:

  搬演酒后杨妃,转袖飞裙霓羽舞;

  描绘楼中阎女,言簧目盼耐庵文。

  北京戏曲研究所、于门门生邹慧兰挽联:

  把手课徒,口授身传腰眼步;

  全神贯注,言教身教流源长。

  筱翠花之《小放牛》

  我的挽联是用他演过的《红梅阁》、《活捉》、《花田错》、《宝蟾送酒》、《卖油郎独有花魁女》来悼念他含冤而死,终得平反:

  含冤魂步,飘渺轻烟红梅阁;

  活捉群奸,春兰送酒占花魁。

  驰名剧作家翁偶虹写了长联:

  忆绮年,初遗翠花,凤仪楼会,裁衣挑帘,载鸿誉,喜唱荣归,谁不仰,翠屏山明,红梅阁暖;

  罹大难,摧残梅玉,鸡鸣幽界,拷御打桃,萎骏材,马犹思远,齐痛悼,碧尘帕碎,紫霞宫寒。

  下款写:翁偶虹餖飣先生生前佳构十五剧。

  《满意缘》程继先饰卢昆杰、小翠花扮演狄云鸾、芙蓉草饰郎霞玉

  我曾函请翁兄正文,兹摘录来信:

  ……此联集于氏生前所演剧目餖飣而成,以剧名寄意,故不克不及囿于剧之完整性。

  (一)“初遗翠花”,于氏在喜连成时,初名小牡丹花,因演《遗翠花》而红,故更名小翠花。

  (二)“凤仪”即《凤仪亭》,于演貂禅。

  (三)“楼会”即《双珠凤》中之“送花楼会”,于饰丫鬟。

  (四)“裁衣挑帘”即《挑帘裁衣》,于氏在拿手戏之《侠义记》中饰潘弓足,此处用“楼会”、“挑帘”者,因其初演于“广和楼”而挑帘红也。

  (五)“喜唱荣归”即《喜荣归》,系坐科时踩跻之根基功戏,身材极多,很是出色,用此剧名,言其出演各地,载誉而归也。

  (六)《翠屏山》饰潘巧云。

  (七)《红梅阁》饰李慧娘。

  (八)“摧残梅玉“借《梅玉配》剧名,言大难之残酷,于生前曾与尚小云合作多年。《梅玉配》于饰韩翠珠,尚饰苏玉莲,分庭抗礼。

  (九)“鸡鸣”即《鸡鸣驿》,此剧在于氏挑班时常演之,饰九花娘,告白高列《鸡鸣驿》、《画春园》、《宣化府》三个剧名,以资号召,此剧由杨派武生孙毓堃饰粉面金刚徐胜。

  (十)“幽界”即《幽界关》别名《查头关》,于氏演剧中配角尤春风,用此两剧,寄意十年大难中之阴沉氛围。

  (十一)“拷御”即保守剧《拷寇承御》,于在科班常与程连喜演之,于演寇承御,陈饰陈琳。

  (十二)“打桃”即《打樱桃》,于饰平儿,用此两剧亦寄意大难中之残酷现象。

  (十三)“萎骏材,马犹思远”,嵌用于氏佳构《马思远》,骏材喻其精采之才,由骏材始能联系到马字,而嵌入《马思远》也。

  (十四)《碧尘帕》即《浪潮珠》,于饰棠姜,马饰齐庄公。

  (十五)《紫霞宫》于饰吴晚霞,系柳子幡为皮簧者,“餖飣”两字作动词用,盖文词之堆砌者曰餖飣,余堆砌于先生生前佳构十五剧,寄遥思而敬挽也。

  于连泉先生骨灰埋葬典礼盛大举行之前,其门生邹慧兰密斯曾多方驰驱。她还写了留念文章,引见筱派的艺术特征及严酷讲授的事例,快乐喜爱京剧旦角艺术者,或可从此文中窥见祖国戏曲遗产的精髓。

  海外颇注重筱派艺术,而国内则渐趋淡忘而浸将失传矣,扑灭祖国戏曲遗产之罪,罄竹难书也。

  (1981年5月20日香港《大公报》)

  怀旧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http://viniumwine.com/xiaocuihua/146.html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服务热线:     电子邮箱:

...

备案号: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