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剧中的“”

京剧中的“”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06 00:16    浏览量:

  李舒,腾讯·大师专栏作者,著有《江山小岁月》、《方召麐》、《艺术巨匠赵孟頫》。

  京剧最昌盛的民国期间,最擅长演这种戏的,要数筱翠花。倘若苍井空教员穿越到那时,与筱翠花教员相较,相信只能分雌雄,很难分出凹凸。

  前两年,突然有出戏出格火爆,几乎到了一票难求的境界。上海天蟾舞台的门口,黄牛们的脸上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奥秘,和你擦肩而过时,忽的悄然问一句:“看伐看伐,全数《战宛城》!”

  那神气,和街角处卖限制级盗版光盘的大叔,一模一样。

  《战宛城》取材于《三国演义》第十六回《吕奉先射戟辕门,曹孟德败师淯水》。曹操起兵征讨驻守宛城的张绣,张不敌而降,不意曹操居安不思危而思淫欲,竟掳来张绣的婶母邹氏,二人如鱼得水,每日取乐,不思归期。张绣闻之大怒,“操贼辱我太甚!”乃设想灌醉曹营上将典韦,并命胡车盗走典的双戟、甲胄,遂大北曹操,并刺死婶母。

  此剧虽取自小说,倒是真事。《三国志》卷八《魏书 张绣传》就有“曹纳张济之妻”的记录,但未说其姓邹。南朝梁代的丘迟在《与陈伯之书》中也曾提及此事,可见此事于史有据,并非妄言。

  这个看起来很寻常的三国故事,为什么会引来如斯火爆的结果?此中有什么奥秘之处?

  本来,这出戏里,有张绣的婶娘邹氏思春、与曹操苟合的场景,京剧术语中俗称“粉戏”。

  和昆曲的文雅身世分歧,京剧生于草根,兴于民间,为了投合底层人民的乐趣快乐喜爱,有点限制级情节是一般的。虽然此刻“粉戏”曾经绝迹于舞台,但仍有不少遗留的“限制级台词”,《铁弓缘》中,母亲哀叹“白日母女开茶馆,倒还而已;到晚来躺在冰凉的炕上,东摸一把空空的,西摸一把空空的……”《游龙戏凤》里,正德皇帝对着李凤姐的胸部感慨“好高的房子”!

  粉戏是热闹了好几百年的。

  描写乾隆期间北京戏曲市场的《燕兰小谱》就曾有“粉戏”的描述:

  朋友言近日歌楼演剧,浓艳成风,凡报条有“大闹销金帐”者(以红纸书所演之戏,贴于门牌,名曰报条),是日坐客必满。

  若何“大闹销金帐”,我们今天不得而知,但大约是有些刺激的,要不,人民群众不会如斯冲动的“坐客必满”。“白本张手本后辈书”里有一节说北平俗曲,也有一段讲到“粉戏”:

  毛三说这个浪旦的名字叫玉兰。换场又是旦角的戏,最可爱挑帘裁衣的潘弓足。此曲唱罢开轴子,公然演的。个个听得皆满意。

  乾隆期间最了不得的限制级旦角,大约要数魏长生。听说他最擅长表演“滚楼”,观众们大为倾倒,风头压过了之前的京师名旦白二,后者以擅长“潘弓足葡萄架”而闻名。有功德者还特地写了一首诗:“宜笑宜嗔百媚含,呢人娇语自喃喃。风流占断葡萄架,可奈楼头有魏三。”魏长生之后,北京的粉戏之势也愈演愈烈,听说有演员“‘双麒麟’裸裎揭帐,令人如观大体双也”。没演之前,在场上先设帏榻花亭,“如结青庐以待新妇者”,观众们还没看,曾经“神驰目润,罔念作狂”。

  2012年,我和《绝版赏析》的制片人柴俊为教员去探望京剧名宿刘曾复先生,先生其时已染沉疴,但一碰头,竟然问我们:“传闻你们比来在研究‘粉戏’?”病榻之上的刘先生讲了一出清末的“粉戏”《画春园》。这出戏源自《彭公案》,彭公案写得其实蹩脚,听说讲的是经常抓男色享用的九花娘母女大战去捕捉她们的徐胜。刘先生说,这里面最“粉”的,是武生扛起九花娘的三寸弓足,而且抱着她的臀部,一边耸动一边下场,其时俗称“端下”(刘先生语)。这一幕,大要和此刻的真的差不多了。

  京剧最昌盛的民国期间,最擅长演这种戏的,要数筱翠花。倘若苍井空教员穿越到那时,与筱翠花教员相较,相信只能分雌雄,很难分出凹凸。

  筱翠花的“粉戏”,不必袒胸露乳,不必拥抱接吻,只是一个脸色,之气便劈面而来,有剧评家评论筱翠花“其剔透入微,风光娇媚,不知其荡;若夫凶悍泼辣正宜以见长,唯其能荡,小翠花之所以宝贵也”。

  以《战宛城》一剧为例,他饰演的张绣之婶娘邹氏,仅仅出场几步走,伸个懒腰,捏捏胳膊,就把一个孀居夫人的深闺孤单描绘得鞭辟入里。畴前有“入帐”一段,邹氏和曹操同入罗帏,花旦把两只三寸弓足(旧时花旦演员都踩跷以仿照女子的小脚)居心露在帐外,又在内猛烈摇动帐子,更俗气的表演,最初还要从帐中扔鸡蛋清到观众席,意味安在,不问可知。

  1950年7月,由文化部副部长周扬带领的“戏曲改良委员会”成立,它的使命是:核定戏曲改良局所提出的点窜和改编的脚本,对戏曲改良工作的打算、政策及相关事项向文化部提出建议。不久,“戏曲改良委员会”确定了戏曲核定尺度:宣扬封建道德与迷信、宣扬淫毒奸杀、丑化及侮辱劳动听民的戏曲该当加以点窜,少数最严峻者要停演,但在核定中应留意区别迷信与神话,区别爱情与。“戏改”中,筱翠花的所有戏都被禁演了,连没什么色情内容的《活捉》和《杀惜》都被禁止。

  1957年4月10日,文化部组织召开第二届全国戏曲剧目工作会议,文化部副部长刘芝明就贯彻“双百”精力,在揭幕式上提出:“此后戏曲节目要斗胆地放,要罢休,还要安心,越放越光耀,使鲜花更多地呈现。”听到这条信号的张伯驹出格兴奋,他将白叟们组织起来,成立了“老艺人表演委员会”,筹谋每周表演一次,推出老戏《宁武关》、《祥梅寺》,还有筱翠花的《马思远》。

  《马思远》讲的是荡妇谋杀亲夫的故事,张伯驹已经组织了一次内部公演,据《文报告请示》驻北京记者谢蔚明的回忆:“内部公演的那天晚上,文艺界人士都请到了,地方和北京市的、、彭真等带领人也入座观摩。揭幕前,张伯驹以晚会组织者的身份站在大幕前致词,讲话内容和记者款待会上讲的差不多。戏开场后,饰演马思远妻子赵玉的筱翠花,在这出戏中完满是个妇人的抽象,杀夫情节又给人可骇感,从开戏到散场,等地方带领人一直脸色庄重,直至离席。其时我预见到《马思远》正式公演不成能。”

  没有多久,由于这出戏,张伯驹成为戏曲界最早的“”,积极为《马思远》报道宣传的记者谢蔚明被判刑十年,送往北大荒劳动教化,筱翠花再也没有任何表演的机遇,十年后默默归天,而粉戏,终究完全消逝在中国舞台之上了。

  本文系腾讯《大师》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不然将追查法令义务。

 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小我概念,不代表平台概念。

  关心《大师》微信ipress,每日阅读精选文章。

  @腾讯大师频道

  腾讯大师 微信公家号:ipress

http://viniumwine.com/xiaocuihua/90.html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服务热线:     电子邮箱:

...

备案号: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